科创板申报企业达百家 曾被否或借壳失败企业占比2成

5月6日,上交所受理北京八亿时空液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器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至此,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上交所科创板受理的企业达到100家,其中78家企业已经获得上交所问询,另有22家企业处在申请受理阶段。

短时间内如此多家企业蜂拥而至,企业和券商显然是有备而来,记者发现就在这些申请企业中也出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多家此前在发审会上被否、撤回IPO材料或尝试借壳登陆A股失败的企业重聚科创板。

这一现象也引发了市场的关注,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资深保代表示:“被否或者被撤材料企业重新申报 IPO 的情形很常见,但科创板这一个多月受理‘二次闯关’企业的比例有两成,这一现象值得关注。”

卷土重来

“熟面孔”的比例并不低,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目前上交所受理的100家企业中,19家企业近3年时间里有过 IPO 被否、撤回 IPO 申请材料或是借壳失败的情况,占比接近20%。

具体来看,曾经在发审会上被否的企业有11家,分别为三达膜、昊海生物、申联生物、龙软科技、贝斯达、宝兰德、晶丰明源、方邦电子,以及近几批上交所公布的受理企业中,也有博拉网络、嘉必优生物、龙岩卓越等几家。

凌志软件、创鑫激光、南微医学、美迪西、杰普特、联瑞新材等6家企业申请过A股上市,最终选择撤材料。另外,借壳失败的企业包括天音控股、天宜上佳。

对于此前冲击A股失败企业扎堆科创板的情况,联讯证券科创板分析师彭海认为:“当时大环境政策强调金融脱虚向实,借壳和IPO等审核较严,目前大环境变化后,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对企业有不小的吸引力。另外也存在部分企业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前困扰上市的问题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解决。”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则对记者讲道:“我认为这个现象正常,根据之前规定IPO被否6个月之后就可以再次申报,再次申报时,认为自己符合科创板条件,选择科创板这个通道有政策红利,自然就来试试,大不了再被否,万一通过了呢。”

一些观点对这一情形表现出了疑虑,部分市场人士担忧多家IPO失利企业卷土重来可能是看中目前发审制、注册制双轨运行下因审核理念不同衍生出的潜在套利空间。

“此前IPO审核一直具有较强周期性,审核松紧程度和当下监管态度有密切关联,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审核理念有颠覆性变化,因此之前没有通过审核的企业选择闯关科创板也可以看作是对不同审核理念冲击的押注。另一方面,由于很多企业在这一阶段倾向选择科创板,IPO审核也在迎来松绑的时代,近期IPO审核提速、批文下放速度加快,以及市场预测新发审委过会率将维持在高位一定程度上和科创板带来的压力有关联,这种影响或在注册制、核准制双轨审核消除之后才能有所改善。”沪上一家中小型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认为。

前述博拉网络便是这类企业的典型代表,2017年11月29日博拉网络成为第十七届发审委从严审核的标志性企业,当日上会的三家企业无一例外全部被否。

但被否之后博拉网络迅速做出了要二次冲击 IPO 的决定,并在2018年10月14日公布再次进入 IPO 辅导期,而近期博拉网络正式出现在了上交所科创板企业受理的名单当中。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目前上交所没有粗暴拒绝这些“熟面孔”也是注册制理念的一种体现。

王骥跃便表示:“申报是发行人和券商的权利,关键还是看审核是否能够迫使其信息充分披露,最终市场会否接受。”

“以前上会企业被否是发审委做出的决定,尽管目前科创板还是要审,但是审核理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首先是逐渐抛弃了原有发审制下对企业的评价体系,另外注册制对企业信息披露的充分性更加看重,因此一些此前被否的企业或许在科创板能迎来不一样的上市机遇。”前述北京地区券商人士指出。

机构退出驱动

另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上述被否、被撤回材料或是借壳失败继续闯关科创板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企业的股东中有多家投资机构,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正是这些投资机构的退出冲动驱使这些企业闯关科创板。

记者了解到,这些拟IPO企业在之前尝试IPO的过程中便有无数投资机构埋伏其中,而一些准备二次冲击IPO的企业更是一些投资机构眼中的好标的。

“以历史数据来看,二次过会率非常高,一般企业会根据前一次被否的要求做出相应的整改,如果恰好IPO审核节奏正常,这样不用花费特别长的时间,二次上会并且成功过会是大概率事件,对投资机构来说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一位天堂硅谷的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

正如该人士所言,记者从北京一家IPO研究机构获得的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8年12月期间,市场整体二次过会率为94.08%。其中2006-2009年、2014-2016年的二次过会率为100%。

企业的申报信息中也体现了这样的情况,以类借壳失败的天宜上佳为例,2018年1月证监会否掉了上市公司新宏泰收购天宜上佳的计划。随后天宜上佳便开始了多次股权转让,引入了多家机构。

记者梳理天宜上佳招股说明书的信息后发现,天宜上佳在2018年5月、6月、8月完成了多笔股权转让,涉及私募投资机构接近10家。借壳前天宜上佳最后一次股权变动时股东数为21名,到申报科创板前最后一次股权变动,天宜上佳的股东人数已经扩大至30名。

事实上,投资机构热衷这类企业,也有企业希望在重启二次IPO前进行一轮融资。

还是上述提到过的博拉网络,记者此前了解到在发审会上被否没多久之后,博拉网络的中介机构便开始找寻各类潜在的投资机构,寻求重启 IPO 前的新一轮融资。

记者近期获得了一份当时博拉网络中介机构用来推介的投资计划书,在计划书中公司明确表示已经根据上一次被否的原因实施了整改,现阶段寻求重启IPO前的一轮融资。

根据博拉网络在上交所披露的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在IPO被否到申报科创板这一周期中, 博拉网络在册股东完成了多次股权转让,这其中有多起股权转让涉及引入新的投资机构。【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科创板申报企业达百家 曾被否或借壳失败企业占比2成)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科创板申报企业达百家 曾被否或借壳失败企业占比2成
科创板主考官和智囊团名单:科研院所最多监管机构少
【IPO】传音控股闯科创板:一台手机挣5元 售后质保费3.7元
【科创板】科创板第二批受理企业:两只独角兽望上 北京企业亮相

精彩评论